红藕

沉迷于养蛙无法自拔,更文随缘(๓˙ϖ˙๓)

空心草莓

   世间皆苦,唯独你是草莓味。
   可是草莓是空心。

  天气渐渐燥热起来,脱下厚重的冬衣,换上轻便凉爽的薄衣,你坐在奶茶店里喝着柠檬水,感叹自己终于不用再穿得像个企鹅了,你拿出专业书来认真复习,突然手机一个震动,界面冒出一条备注为喻文苏的信息。
“今天训练结束的早,想要带些什么回去吗?^_^ ”
  你叼着吸管,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,内心咕噜噜冒出粉红泡泡。
  “想要吃草莓莓(´▽`ʃƪ)”
  “好,等我回家给你带。”
  “比心心y( ˙ᴗ. )耶~”
  看到回复后,开心的喝光了所有的柠檬水,收拾书包,然后再给文州带上一杯常温的珍珠奶茶,踏着轻盈的步伐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  回家后先简单的冲了个澡,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乖巧的等待着。
  不一会门锁开门的声音响了起来,喻文州拿着刚买的草莓进了屋子,还没等他换下拖鞋就见你两眼放光冲向他手中的草莓,接过草莓的袋子便笑着走向厨房。
  “小馋猫,只看见草莓,没看见我吗?”
  喻文州换了拖鞋,放下其他东西,带着委屈的小情绪控诉你,
  “没有啦,文州哥也看见啦,不过我还是更喜欢草莓。( ͡° ͜ʖ ͡°)✧”
  厨房传来洗草莓的流水声以及你讨好的声音,喻文州看到桌子上的珍珠奶茶,心里想着果然还是小姑娘,喜欢这些甜甜的东西,连带着认为周边的人也喜欢喝这些甜甜的,他将身子探进厨房,盯着小姑娘黑色的长发。
  “今晚吃什么?要不带着你出去吃?”
  “嗯……想喝文州哥做的鱼片粥,好不好?(´▽`ʃƪ)”
  带着撒娇卖萌的语气,你将洗好的草莓拿起一颗放进喻文州的嘴里,眨巴着一双大眼,可怜兮兮的看着喻文州。
  “真是怕了你了,小馋猫,还不快点出去吃草莓去,等我给你做。”
  “嘿嘿,文州哥最好了!!耶!!”
  你欢呼着端着草莓跑向客厅等着吃饭,喻文州无奈的笑笑,转身进厨房准备食材做饭。不过啊,G市5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呢,原本晴空万里不一会就黑云密布,你趴在窗前盯着天气,心里想着千万不要打雷,看着看着竟有些困乏,就在你快要成功将头砸到窗台上时,厨房传来了喻文州开饭的声音,瞬间将你惊醒。
  “来了来了,不要催嘛!!!”
  香气溢满整个厨房,
  “哇⊙∀⊙!果然还是文州哥做的饭最好吃了!嘿嘿!”
  “好了,快吃吧(*^_^*)”
  “嗯嗯嗯嗯✧*。٩(ˊωˋ*)و✧*。”
  晚饭吃得满足的你趴在沙发懒得动弹,一手草莓一手遥控器好不惬意,而喻文州本想让你活动一下,不要积食,却在你的撒娇卖萌威胁恐吓之下放弃了,弹了一下你的额头,便去了书房工作,你的目光随着喻文州的身影进去书房直至消失不见后,又转回了手中的草莓,惋惜地看了一眼。
  “可以了草莓这么大,却都是空心的。”
  深夜熟睡的你还是被窗外的雷声吓醒,迷迷糊糊的坐起来,揉揉眼睛想着雷声怎么这么大,一会肯定雨不小,拖拉着拖鞋走到客厅倒水喝,却见书房灯光还亮着,打了个哈欠后走近书房想叫喻文州注意休息,被里面打电话的对话止住了脚步。
  “怎么了,两年多不联系了,为何今天突然打电话过来?”
  “想我?你都出国有两年了,你有你的学业,我有我的爱好,我们在最相爱的岁月里丢失彼此,即使没有说过分手也已经是分手了吧。”
  “没有分手?你还爱着我?你是说你马上就回国了吗?那真是太好了,我也很想你,在每一个夜晚。”
  “对啊,我还在原先那个咱们一起租住的房子里,不过现在已经被我买下来了,因为当初说好了一起攒钱买下这个房子一起生活一辈子的。”
  “乖,别哭,我在这里,等你回家。”
  一声雷突然惊醒了你,是啊,你想起来了,你不过是来G市读书的大三学生,恰巧喻文州的父母和你父母认识,又恰巧他也在G市,以及他的女朋友,他的初恋出国了,房子空出来,为了照顾你才让你借住在这里,没错,以上的一切都是你偷来的,根本不属于你,你迟早要走的,这里的女主人迟早要回来的,不过是温水煮青蛙的日子让你忘记了最后成为别人口中美食的事实。
  你比那个女生认识喻文州更早,在你懵懂的年纪里,别人都是追星,喊着欧巴,而你却是悄悄的把喻文州的照片放在日记本里,在每个难受的时刻拿出来安慰自己要变得更好,去找他,去找那个小时候温柔对你笑的小哥哥,喻文州。然而现实是他喜欢别的女生,你见过的温柔体贴的可爱的小姐姐,跟活泼的你完全不一样,那时小小的爱慕之心沉下了湖底,偷偷被泥沙掩埋。
  晃着身体回到房间,倒在床上,用被子盖住头,无声哭泣,心被人攥住的疼。
  “我是不是要重新找个出租屋呢,毕竟这里的女主人要回来了啊……可是,可是……明明是我先喜欢上的文州哥啊……为什么不是我,为什么啊……”
  窗外的雨愈下愈大,打在你伤痕累累的心口。

TBC
现实总是很骨感。

这里是不是花精灵的王国(*´∀`)skr~

翻糖婚礼

  有坑不填就是我,我骄傲。(此处为账号卡人设)

  红色玫瑰铺满教堂,阳光透着彩色玻璃打在地上,花童们拿着装满鲜花花瓣的篮子嬉戏跑动,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们纷纷送上祝福,外面飞舞着和平鸽。
  索克萨尔身着白色长袍,柔顺的墨蓝色长发被束起,露出精致的面容,以及抑制不住的微笑,将亲朋好友们安置好后,来到教堂的休息室,轻敲房门。
  “妆画好了吗,宾客们都到了。”
  听到爱人声音的爱尔琳妮放下手中的桔梗花,小跑着奔向索克萨尔,拉住他的手臂轻轻摇晃着,精美的妆容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,像只撒娇的猫儿粘着索克萨尔。
  “都准备好了,就等着萨尔来接我呢,人家今天是不是很美?(⌯¤̴̶̷̀ω¤̴̶̷́)✧”
  “我的宝贝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最美的,今后你不必再经受痛苦,不必再伤心,你的背后有我,有我们的家,我们会永远在一起……”
  索克萨尔怜惜地抚摸着爱尔琳妮的头发,郑重的在她额头印下一吻,接过侍女手中的花束双手捧着,蓝紫色的星眸满满地都是爱尔琳妮,她脸颊带着羞涩的粉红拿住花束,挽住索克萨尔的手臂一起打开大门,走向飞舞着鲜花的教堂。
  “走吧”
  “好”
  长长的红毯尽头是等待多时的神父,两旁的宾客为新人送上祝福,花童撒着茶靡花和月桂花,所有人的脸在刺目的阳光下虚幻、模糊,唯有索克萨尔带着宠溺的神情注视着爱尔琳妮。来到神父面前,神父将两人的手放在一起,
  “新郎索克萨尔,你愿意娶你面前这个女人吗?不论贫穷还是富贵、健康还是疾病,一生一世忠于她,爱护她,守护她。”
  “我愿意”
  “新娘爱尔琳妮,你愿意嫁给你面前这个男人吗?不论贫穷还是富贵、健康还是疾病,一生一世忠于他,尊敬他,陪伴他。”
  “我愿意”
  “那么你们双方可以交换戒指了。”
  两人互相笑着为对方带上戒指,在所有人的见证下,深情地吻在一起,突然,地上满满长出鲜红的曼珠沙华,将整个教堂覆盖,也将深情拥吻的两人包围,渐渐地所有一切散为红色花瓣在昏暗破败的教堂中飞舞……
  一缕阳光从破旧房顶照在红毯中央,身着白色婚纱的爱尔琳妮抱着枯萎发黑的花束跪坐在那里,原本白皙如凝脂的皮肤上已是灰白颜色,苍白无生气,精致美丽的脸庞上是无法掩盖的黑色符文,一头银发垂地,猩红的眼眸空洞地望着手中花束,四周是封印符咒。
  “萨尔,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,是吧?”
  “你不会扔下我的,对吗?”
  “我们说好了哦,要白首不相离的……”
  “为什么……我看不见你了,你是在和我玩捉迷藏吗?”
  “我爱你……”
  清泪顺着不祥的符文流下,空洞眼神中透露着绝望,鲜血浇灌的曼珠沙华随风摇曳……
  教堂外布满荆棘与咒语,被结界包围,这里被教会封锁,不许任何人进入,因为里面关着受诅咒的怪物,一旦放出会毁掉整个城市,然而事实是一个求而不得的可怜痴心人的幻想之所。
  远处沐浴在阳光下的洁白教堂里正举行着婚礼,蓝黑色星眸一闪而过,红毯中央是带着露珠的桔梗花……
  “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”


   写完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个啥( ᵒ̴̶̷̥́ωᵒ̴̶̷̣̥̀ ),各位看官手下留情,也许有后续( *・ω・)✄╰ひ╯。
  桔梗花:真诚不变的爱
  曼珠沙华、茶靡花:绝望的爱

灯火阑珊处

 上元佳节,长城内灯火通明,城内百姓三三两两结伴而行,猜灯谜,放花灯,过完正月里的最后一天,也是长城没有被魔种侵犯的一天。
  花木兰手里拿着一封信,信里秀丽的字体写着“上元佳节,邀友一聚”,看见归来的伙伴们,爽朗一笑将信封扔给铠,便拽着伙伴们进城赴宴,铠将信封收好放在心口,跟上花木兰,去见他心尖之人。
  红藕挽起袖口在厨房里盯着元宵,她知道常驻在长城的木兰他们远离家乡,守卫长城已久,即使早已练就钢铁般的意志,但仍不可避免的是他们对于相聚的渴望,红藕知道自己无法上阵杀敌,但她想守护好那些英雄的身后,让他们不必那么辛苦,更重要的是她心爱的人便是其中一员,又怎么能让他分心。
  小心翼翼地盛起小巧Q弹的元宵,满满的放了两大食盘。正准备端过去时,一双手臂从身后圈住红藕,吓得红藕差点打翻食盘,铠轻笑一声,将头埋在红藕的脖颈处轻轻磨蹭,像只撒娇的大型犬。
  “你做的元宵好香啊,现在就想吃怎么办?”
  “好啦好啦,跟个馋嘴的孩童似得,待会都盛给你吃,快点放开我啦,一会元宵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  “可是我更想吃夫人啊。”
  铠细细的轻吻着红藕的耳朵,看着它慢慢变红,他的夫人还是那么可爱,红藕红着脸转身吧唧一口亲在铠的脸上,娇嗔着把食盘递给铠。
  “坏蛋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,快点,帮我把元宵端过去。”
  “好的,夫人。”
  铠一脸满足的端着食盘和红藕一起走向大厅,那里有他的亲人和挚友们在等着。
  酒足饭饱后,花木兰拉着伙伴们回去,坏笑着把铠留了下来,好不容易有机会相聚,当然要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啦,铠无奈的看着优选的队友,转身牵着红藕的手,低头询问。
  “今日上元,想去哪里?”
  “铠,我们去逛灯市好不好!”
  “好哇,那夫人可是要紧紧抓着我的手,可不要走丢了啊。”
  “那当然了,我还要抓着铠的手一辈子不放呢!”
  灯市宝马香车,尽是吃过元宵之后一起逛花灯之人,红藕紧紧抓着铠的手,带着他在琳琅满目的花灯里穿梭,当看到想要的奖品时,便驻足不前想灯谜,想不出来时皱着眉头使劲思考,当答对灯谜时又开心的抱住铠,铠在一旁注视着他可爱的小妻子,眼眉间尽是无限柔情,转眼间两人又走到了卖花灯的小摊前,红藕仔细挑选着心仪的花灯,最后买了一盏画有东青的圆形花灯,两人漫步逐渐走到了桥边,那里尽是放河灯以及孔明灯的人,铠从小贩那里买来孔明灯。
  “夫人,咱们去放孔明灯吧。”
  “好哇,那咱们在上面写上愿望吧。”
  “都听你的。”
  墨迹干透之后,两人点燃孔明灯双手举起将它放走,橘红的火光中,是红藕温和幸福的笑容,是铠宠溺的目光,铠抱住红藕。
  “夫人。你许了什么愿望?”
  “我啊,当然是希望长城安宁,还有我最爱的铠平平安安。”
  铠紧紧拥住他的夫人,他想,即使以后恢复记忆,这里永远是他的避风塘。
  “夫人,你知道吗,只要你平安便是我最大的愿望。”
  “那铠,咱们是不是该要个孩子了,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。”
  红藕红着脸提出她早就有的想法,他一直希望有铠的孩子,因为这样他们的家才完整,铠有些诧异,但是随后吻住红藕的可爱的小嘴。
  “夫人想要,那为夫今晚可就要好好努力了啊。”



  在火车上写完的元宵贺文,然后紧急刹车,祝大家元宵节快乐,我也想跟铠这样那样,嘤嘤嘤嘤嘤嘤。

四叶草(许墨x你)

   栀子花的后续,毕竟我是亲妈不是嘛,前文请看我空间(才不会告诉你们我不会弄链接🌚🌚🌚)

  

  
  辞去了实验室的工作,在家乡经营花店,将每朵代表幸福的花卖给热爱生活的人们,闲暇时候便坐在花园里喝喝茶,读读书,再顺便撸撸猫,木青觉得除了暂时放不下许墨以外,这样的日子简直不要太惬意。不过木青也不是完全与世隔绝,她还是会看新闻的,不过像是某某制作人怎么怎么又取得了什么成绩,xx集团总裁和某某制作人共进晚餐这类的新闻鸟都不鸟,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呢,不看不看。
   就在木青思考着花店应该有个男主人,准备抱着胖橘来场浪漫的邂逅时,她的花店闯入了不速之客,哦,还拿了束红玫瑰,还真是人生处处有惊喜啊。
  “不打算让我进去,请我喝杯茶吗?”还是那个温柔到让人沉醉的笑容,木青盯着许墨,挑着眉毛侧身请许墨进店,然后迅速把店关门,挂上店主有事的门牌,有关店主终身大事。
  “所以,我们的许教授大老远跑到我们这个小地方开有何贵干?被他亲爱的制作人抛弃了?找曾经喜欢他五年的曾经的同事支招?”将胖橘放进窝里,仔细打理着许墨带来的红玫瑰,木青毫不留情的嘲讽着许墨,对着一个她曾经深爱五年,以为自己是他唯一色彩却去追逐了阳光的男人,抱歉,她做不到心平气和,没有直接把人轰出去都算好的。
  “木青,还记得画家和蝴蝶吗,那个故事没有结束,追逐蝴蝶的画家,只看到了蝴蝶的绚烂,却忘了没了他最重要的画笔,他成为不了画家……”
  “所以?画家想要找回他丢掉的画笔?在他追着蝴蝶的时候,他有没有想过画笔被扔了会是什么样子?”
   木青停下整理红玫瑰的动作,转过身来直视许墨,细细看过他的脸,才发现许墨瘦了,脸色苍白,眼下是一片青黑,他有多久没睡了,木青还是爱着许墨,看不得他过得不好,可是,又有什么用,他许墨不是爱着蝴蝶吗。
  “木青,你回来好不好,你走了之后,我……真的很想你,满脑子都是你,我不想失去我的第一抹色彩,我爱你……”
  “许墨,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,在我已经放弃了爱你的时候,你又回来说爱我,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回去,曾经我的一颗心全给了你,现在我给不了你第二颗,所以,请你离开这里,我在这里过得很好,请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!”
   听到许墨的告白,天知道木青内心多么喜悦,可她就是不想回应,凭什么他许墨说让她回去就回去,凭什么他让她白白浪费了五年的青春在他身上,凭什么让她原谅他,凭什么再爱上他……
  “可是,我已经辞退了工作,卖掉了房子,带着全部家当来了这里,我还能去哪里……”许墨露出苍白无力的笑容。
  “!许墨,你脑子进水了吗!是不是天天做实验那些混合的化学气体让你神经错乱了?!辞退了工作?还卖了房子?长本事了啊,许墨,啊啊啊,真的要气死我了!”现在的木青已经处于气疯了的状态,许墨使得好计策,让她怎么可能放心让许墨一个人在外面飘荡,白净的小脸上晕着由于生气带来的粉红,让许墨恨不得现在就将他可爱的木青抱在怀里,但是不急,他有的是时间,他们可是有一辈子的。
  所以最终这场表白加吵架在木青把许墨带回家后不了了之,把许墨安排好顶着父母暧昧眼神的木青郁闷的做着饭,而许墨被父母抓着不放,毕竟在木青父母眼里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女婿啊,许墨一边应着未来岳父岳母的询问,一边看着在厨房忙碌的木青,眼神愈发的宠溺,这才是他的小女人,看似冷静的外表下有着柔软的心,什么时候才能拐到床上呢。木青突然感到一阵恶寒,不过现在真的好像是带着男朋友回家见父母呢,等等,想什么呢,那个该死的许墨才不是她的男朋友,她就是在收留她的“暗恋”,可是脸上止不住的笑,还有红透的耳尖。
   于是,就这样,我们的许教授就暂时住在了木青家里,然后找了份当地大学老师的工作,每天上完课,便是买着木青爱吃的零食在花店里看木青工作,每每看到木青眼眸里闪过的光亮,许墨便觉得一切都值得,世界黑白又怎样,只要他的木青是唯一色彩就足够了,不过啊,什么时候才把他的小可爱拐回家呢,仅仅是过了五个月,便已经十分煎熬,那木青的五年又是怎么熬过来的呢,每一次想到他的小女人忍受了五年,就难受到像是黑色巨兽要把他唯一色彩吞噬般,现在的他只想要木青每天开心快乐,不忍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。
   这种安逸如同老夫老妻的日子,直到许墨晕倒在课堂上,木青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慌了,他心中无所不能的许墨有一天还是倒下了,慌张、焦急的赶到医院,打开房门,许墨安静的躺在床上,清秀的脸不带一点血色。
  “许老师只是休息不足,还有心力交瘁引起的晕倒,多多休息就好了,还有这个东西应该是许老师的,我们走了。”
   他的学生交给你一个手心大小的墨绿色的盒子,将门关上后离开,你站到许墨床边,拉起他的手,轻轻抚摸着,许墨他真的瘦了好多,憔悴了很多,木青不知道他是怎么摆脱掉那些实验和evol的,她心疼他不好好对待自己,她不管过了多久,内心还是深爱着许墨,永远不变。
   打开盒子,里面是一枚定制的戒指,没有钻石,外圈雕刻着青藤,而内圈则是“许墨爱木青”,取出来戴到无名指上,木青笑着轻吻许墨的嘴唇,何苦为难自己,折磨双方,他们还有一辈子,为何不白首到老。
  “唔……”许墨渐渐转醒,偏过头来便看见木青手上的戒指,欣喜涌上心头,猛地坐起来想要抱住木青,却由于刚刚醒来大脑缺氧,拉着木青又一起倒在了床上。
  “好晕……”许墨不放开手,将头埋在木青脖颈微微撒娇。
  “好啦,许墨,都多大了,还撒娇,快点让我起来啦。”木青拍拍这个大男孩,想要起来,却被死死拉住。
  “不要。让我这样好好抱抱你,你是我的了,等我出院,我们就结婚好不好,我有些等不及了。”
  “好,都依你,我的幼稚鬼。”
   木青红着脸趴在许墨胸膛,这个男人,真的是让她
爱透了,不过这样也好,余生和许墨一起渡过。
   若是不曾见过色彩,许墨便也不会如此痴迷,可是当木青闯入他的世界里时,他第一次产生占有欲,那是他的色彩,他一生的光。
   许墨和木青在一片花海里举办了婚礼,两人紧紧拥吻,脚下开满了四叶草。

  妈呀,这篇文写的我难受,卡了好久,文笔欠缺,有些东西没有写出来,请见谅,许墨的生活已经是如此黑暗,为何不让一个色彩出现去温暖他,陪伴他一生。
  四叶草:幸福

 

栀子花(许墨x你)

   有私设,设定你也是evolver,evol是控制植物。
   很喜欢许墨,虽然目前没有玩到多么深入,但是还是想写一个女子,一个在许墨黑白世界里出现的最早的颜色,一个深爱着许墨,了解他一切的女子,那么好的他背后一定会有一个深爱他的女子。
   女主有名字,写的不好请见谅。

   深爱一个人能有多久,能坚持多久,看着他喜欢别的女人又能忍多久。
   木青靠在办公室的窗边,神情落寞的看着窗外楼下的两个人,男人轻轻的摸着女孩的头,满脸遮不住的温情,而女孩则是羞红着脸颊向男子道别。纤长白皙的手抚摸着窗边的小小盆栽,木青看着许墨脸上的宠溺愈发觉得刺眼,那是她深爱了五年的男人,长久的陪伴并不像小说里写得那般美好日久生情,他还是会喜欢上别的女孩,因为那个女孩充斥着阳光和青涩,那是木青这种常年在办公室做研究的人早就遗失的感情。
“木教授,您现在忙吗,实验室那里有些问题。”
  一阵敲门声和研究生的话将木青从窗前拉出,收起落寞的神情,带上眼镜,再坚持一段时间,把实验做完就一切都结束了。
  “好的,我马上来。”
   离开窗户,带着文件开门走出去,而留在窗边小小盆栽上的是刚刚用能力开出的栀子花,沐浴在阳光下。
   许墨在核对完所有的数据后,疲惫的靠在座椅上,但当想到明天会和悠然一起出去心情便放松了不少,那个女孩真的是他的阳光啊,那样绚烂的色彩好想囚禁住不放手。当他揉了揉眉头放松下来后,看见了眼前出现的色彩,算得上是他第一个看见的色彩,但是始终不如悠然的色彩那般吸引人。木青将热茶放在许墨的桌上,看着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觉得好玩又可爱,这就是它爱了五年的男人,木青伸出手在许墨面前晃着。
  “许墨?醒醒,看数据看傻了?”
   听见木青的调侃,许墨抓住在他面前作乱的手,忽略掉木青诧异的表情,他突然发现她的手在常年做实验胸并没有多么粗糙,而是软软的、肉肉的,握起来很舒服。直到木青不好意思的咳嗽声发出,许墨才发现自己已经抓着她的手很久了,连忙放开,却没看见木青眼里的失落。
   跟木青搭档很多年,他们都很有默契,也对对方信任,基本上除去隐私无话不谈,所以在木青离开之前,许墨叫住了她。
  “木青,我看见了第二个人的色彩。”
   木青停下脚步,心里咯噔一下,也许是女人的直觉,接下来的话不会是她想听的,可是她还是停了下来。
  “是吗?那么是什么样的颜色?”
  “就像是阳光,还有蝴蝶。”
   蝴蝶吗,画家和蝴蝶的故事木青知道,若她是蝴蝶,那自己是什么样的呢。
  “许墨,那你想要那只蝴蝶吗?”
  “……想要抓到罐子里”
   听到许墨的话,木青怎么会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,指甲嵌在肉里,多年单恋无望的泪水悄悄的流下,但木青要忍住,她想她要放弃了,这样太累了,更何况许墨找到了他的阳光。
  “是吗……那么恭喜你了,终于找到了你的阳光,许墨,要好好珍惜她。”
  “对啊,她那么迷糊,那么笨……”
  “许墨,实验是不是快结束了……”
  “嗯,再核对一些数据就结束了,怎么了吗?”
  “没事,终于可以休息了,忙了这么久,好了,我不打扰你了,我实验室还有些事情,先走了。”
  “好,回去注意安全。”
   木青走出许墨办公室,快步跑到学校里她最喜欢的花园里,一个人孤独无助的躺在花丛中,想着这些年和许墨的点点滴滴,笑着流泪……
  实验结束的那天木青突然觉得心里轻松不少,将一切事务都交代清楚后,她回到公寓换下实验服,穿上碎花长裙,散下长发,画上淡妆,拿起行李走出公寓,将自己地辞呈信放在老教授那里,对教导自己的老师道别。
  “真的决定了?你这么年轻,要放弃这里吗?”
  “老师,辜负了你的期望,但是我已经决定好了,这次回家我想开个花店,过我想要的生活。”
  “老师尊重你的决定,要好好的。”
  嗯,会好好的,离开许墨,时间会冲淡感情的,自己迟早要放下他的。
  在踏上回家的火车前,木青将一束向日葵放在许墨桌上,再见了,许墨……
  当许墨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便发现了这束花,本来打算拿着花去问木青是不是她送的,因为每年木青都会送给他很多花,虽然自己看不见色彩,但每每看到木青那么温柔的对着花笑,就感到自己内心瞬间柔软下去,却在即将来到木青办公室前,听见她的学生说,
  “木教授,她辞职了。”
  那束向日葵掉到地上,许墨的心刺痛了一下,他的第一个色彩消失了,学生把花捡起来,递给许墨。
  “许教授,您没事吧?”
  “不好意思,没事,吓到你了,我只是有些惊讶,你去忙吧。”
  许墨将学生打发走,拿着向日葵走进你的办公室,将门反锁,这里充斥你的气息,昔日和木青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突然涌向头脑,当看到窗前小小盆栽里已经枯萎的栀子花,才明白你不会再回来了,直到现在,他才明白他心中的色彩一直都是你,他只是被阳光诱惑了,因为不曾见过阳光的人,便不会惧怕黑暗,可是他忘了黑暗中一直陪伴他的烛火,许墨弄丢了他的第一抹色彩,最终还是忍受不了心痛抱着向日葵蜷缩在窗前,他存错了,错的一塌糊涂,他再也找不回他的色彩了。
  回到家乡的木青被母亲紧紧抱住,她的家人什么都知道,但是他们永远是她的港湾,在父母的帮助下木青开了花店,因为她的evol是控制植物,所以花店生意也越来越好,甚至买了一块地种起了各种花,每天的生活很充实,她在渐渐淡忘,尝试着去放下,看到新闻里的消息以及许墨的脸,也仅仅是抱着蔷薇花坐在花田里看着夕阳落下,他会找到属于自己的色彩,而自己也会有一位深爱自己的男人来花田找到她,带她回家……
 


   妈呀,写是写完了,但总感觉没写出来自己想要的感觉,简单说一下,其实还是那个套路,日久生情,许墨在看到他的第一抹色彩时就放不下了,不过人总是在失去后才会珍惜不是嘛,哎呀呀,写的不是很好,喜欢的可以多多评论,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呢,不管了,先睡一觉。
  栀子花:一生的守候
  向日葵:隐藏的爱
  蔷薇:爱的思念

自家女儿真美。😋😋😋😋

可惜就是重制版太卡,GWW逼我去偷电脑🙃🙃🙃🙃

有缘

   emmmmmm,许久不更文,没手感了,也许我的二小姐不会再出现在稻香村了吧,更完文我就滚去复习了,寒假见吧。(๑˙ー˙๑)

   细雨蒙蒙的天已经持续了很久,西湖边的船家纷纷关着门,等着雨水过去,湖中鱼儿偶尔冒出头吐个水泡,随后又潜了下去,屋檐的积水滴答滴答响个不停。一位身着黄黑相间华服的女子坐在湖中小亭,涂着丹蔻的白皙手指轻轻的挠着白猫的下巴,而那猫儿则慵懒的窝在女子膝盖上打着盹。
   叶君绝轻轻拢起垂下脸庞的白发,手指无意识的摩擦着手掌的剑茧,曾经的她是在藏剑山庄求学的大小姐,也曾握起重剑轻剑与二三知己闯荡江湖,也曾与心上之人共诉衷情,但那也只是曾经的她,现在知己归乡,爱人永别,自己也因为常年疾病和毒素入骨再也拿不起剑,一头乌发变白。
   现在的她闲来无事踏踏青,养养花,又或者是逗逗可爱的白猫,竟是将她本应该在豆蔻年华过得少女时光在三十多岁时才迟迟过完,此次出来无非是躲避家里人的催婚,本来修习剑法已是家里人最大的宽容,寻常女子这个年龄已是孩子一大把,而今不再闯荡江湖,年龄又如此之大,家里人更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四处寻找合适的人家。被家里人天天催婚烦的不行,于是便跑了出来散心,至于放了相亲对象的鸽子,就放了吧,又不是没干过。(-᷅_-᷄)
   雨渐渐停下来,船家开始穿梭在湖边,路上行人多了起来,被雨水刷洗过的树木更加青翠欲滴,叶君绝挠挠白猫,又揉了揉它的脸,笑着抱起它,起身正要走出亭子,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男子身上,为了防止猫咪掉下去,叶君绝抱住了男子,却突然听见男子温柔的笑声,抬起头来才发现来人竟然是藏剑山庄大庄主叶英,突然羞红了脸的她用手捂住脸颊,猫咪却被叶英接住。
  “庄……庄主,怎么是你,啊啊,羞死我了。•﹏•”
  “小傻瓜,还在叫我庄主,不应该改口叫我夫君了吗?”
  “啊?夫……夫君?!”
   叶英觉得你呆愣的样子煞是可爱,忍不住亲了亲你羞红的脸颊,语气温柔又带着一丝委屈。
  “令尊可是把你已经许配给我,不叫夫君叫什么?还有我来这里,可是要接夫人回家的,出来玩也不带着我。”
  “可是,我……唔”
   未尽的话被叶英用轻柔的吻堵住,将猫塞回你的怀抱里,轻轻怀抱住你,止不住的爱怜的亲吻着你的鬓角。
  “前尘往事已然过去,不必再纠结,我们还有余生,还有一辈子,至于我是何时爱上的你,回家后可慢慢说与你听,现在,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。”
  “好,我们……回家。”
   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。



   我的天,我终于嫖了庄花!!!!写的有些没头没尾,算了算了,去复习了,喜欢的可以评论,当然红心蓝手也是可以的,比心,大家元旦快乐!!!*٩(๑´∀`๑)ง*

我有毒🌚🌚🌚